相关文章

合肥:女子刚出单元门被天降尿粪砸中 全楼无一户承认

合肥市民杜女士吃过晚饭后,抱着3个月大的孙子去楼下玩,刚下楼没走几步,楼上扔下一袋尿液和粪便正好砸中她的头部。

合肥市民杜女士吃过晚饭后,抱着3个月大的孙子去楼下玩,刚下楼没走几步,楼上扔下一袋尿液和粪便正好砸中她的头部。这一幕发生在10月8日20时许,合肥市东二环玫瑰绅城小区C2栋楼下,50岁的杜女士护住了孙子,全身却被恶臭沾染。令人遗憾的是,不管是受害者,还是民警,几经询问,都无法确定高空抛物的背后“黑手”。

 尿粪高空降砸中楼下女

今年8月,25岁的合肥白领小李有了宝贝儿子,全家人都很高兴。几天前,老家在霍邱的母亲杜女士也专程赶来看孙子和儿媳。在玫瑰绅城小区的儿子家住了几天后,8日20时许,杜女士抱着三个月大的孙子去楼底下转悠。

刚出单元门没几步,杜女士的头顶突然被一个水袋子砸中了。很快,杜女士便意识到这可不是一个水袋,“黑色塑料袋散发着馊臭味,里面都是些尿液,还有粪便。 ”尽管全身上下被沾染上恶臭,令杜女士稍感庆幸的是,在她的守护下,孙子没被砸中。

事发后,气愤不已的杜女士朝着楼上大吼,斥责楼上的不文明行为。小李说,“母亲没受伤,只是被吓坏了,哭着说以后不敢在楼下走路了。 ”小李说,因为一袋粪便和尿的落地点就在他家门口,“阵阵恶臭散发进屋,当晚都没敢开窗户。 ”

 询问20多户没一户承认

当晚20:30许,窝了一肚子火的小李搀扶着母亲,一口气从2楼逐层敲门问了10楼,问了20多户人家。 “大多数人不在家或不愿开门,只有近半数住户打开了家门,听到此事都感到诧异。 ”小李说,当晚,他没有继续往更高的楼层询问,“一方面,再高的楼层抛下的物体,下冲力就能把人砸伤了;另一方面,我越爬楼越寒心了。 ”

9日15时许,记者与该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说,“8日晚,我们的确接到李先生报警了,物业人员也陪业主上楼问了,但无人承认此事。”该工作人员说,物业也不好干涉业主的隐私。 ”

楼上扔石块差点砸中人

无独有偶,9日零时许,合肥市民韩先生路过马鞍山路金地国际城小区楼下时,有人从高层抛下很多碎石块。 27岁的韩先生当晚报警反映此事。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只看到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石块。因事发时夜色已深,民警和报警人并不能确定楼上丢石块的“凶手”。

新闻附件

拖把砸伤人23户共赔

安徽中皖律师事务所律师程玉伟说,若难以找到高空抛物的具体责任人,则相对比较复杂,实践中,一般按照共同危险责任将事故地点邻近高楼的所有业主全部列为被告。

集体被告的案例,在几年前的合肥就已发生。记者了解到,2011年的一天,63岁的合肥市民陆苏林在滨湖和园小区内被从天而降的拖把砸伤,因这个拖把无人认领,陆大妈将事发楼一单元的23户邻居全告了。2012年4月6日,包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院方支持了原告的绝大部分诉讼请求,共计25000余元钱由23户被告共同补偿给原告。据了解,该案是我国《侵权责任法》颁布实施两年多来,安徽省经媒体报道的首例因高空抛物致人损害赔偿案件。

网罗天下